募捐女子被曝炫富 | 公益众筹平台为何屡成“提款机”?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当我们将善款捐出之后,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钱流向了何处,受赠者是否用这些钱解决了自身的问题。但近年来多次发生的“骗捐”事件,使公众的善意一次又一次受到伤害。

  上个月,浙江萧山一女子替“患胃癌的”父亲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筹款(目标20万元),得到了不少爱心人士的响应,最终筹到了8000多元。

  

  随后,发起筹款的女子的微博被网友曝出。在接受善款仅仅过去一个星期之后,该女子竟公然在微博里炫富,“50万的车”、“上万的貂”等字眼刺痛了曾经为其家庭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们。

  

  人前苦求善款救命救急,人后大发微博晒车晒房,这位“双面”的萧山女子在网络上引发众怒:

  

  

  从早些年的“罗尔募捐事件”,到德云社演员吴鹤臣众筹100万事件,再到最近发生在萧山的这件事,公众献出的爱心与善意屡次付诸东流。

  那么,网络公益众筹平台为何会沦为某些心怀不轨之人的“提款机”呢?

  

  01

  低门槛的平台与泥沙俱下的用户

  知著君认为,公益众筹平台乱象频发的首要前提,与募捐者、捐助者、公益众筹平台三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有关。这也导致了部分人钻平台空子、公众爱心屡被消费等现象的发生。

  在那位萧山女子筹款期间,就已经有部分网友提出了质疑。我们可以看到,在报告单的“诊断”一栏中并未有“胃癌”这样的字眼。

  

  ▲该女子父亲的检查报告单

  但在平台筹款页面上却赫然写着“胃恶性肿瘤”,并且下面还有平台“诊断证明资料审核通过”来背书。

  

  光天化日之下,睁着眼睛说瞎话都能被平台通过,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德云社演员吴鹤臣的老婆在平台上勾选了“贫困户”一项,萧山女子在增信补充中说自己无房产、无车产、家庭年收入只有3.6万元……

  

  ▲萧山“骗捐”女子在“水滴筹”中的增信补充

  公益募捐的发起本应基于道德、事实与慈善精神,但是有时募捐者为了让募捐项目申请成功,进而获取更多的利益,在项目发起的过程中常常将信息过度包装,或者直接使用虚假信息。

  这种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以结果为导向的机会主义,使得不少人甘愿铤而走险,为了不义之财而丧失正确的道德观与价值观。

  而“水滴筹”、“轻松筹”等个人求助平台,由于平台的审核机制形同虚设,未能将这些侥幸之人识破。

  

  众筹的英文是“crowd-funding”,其中“crowd”一词也体现了其大众性和草根色彩。众筹本身所具备的自愿性质和慈善性质也能够使更多的普通民众参与其中。但大众性和低门槛给众筹平台带来无限发展机遇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众筹的秩序。

  在不少公益众筹平台上,用户都会看到这样一句话:适用于已患病且经济困难人群。但在知著君看来,这仅仅是一个泛泛的规定,缺乏进一步细化的执行标准。

  在这样的现状之下,公益众筹平台用户泥沙俱下,再加之管理的松懈,浑水摸鱼之人借机在平台上大捞一笔的现象经常出现,平台也成为“骗捐”的重灾区。

  

  正因如此,当我们在网络上搜索这些平台时,关键词联想常常跳出来的是“水滴筹、轻松筹虚假宣传”、“轻松筹就是个骗局”等负面信息。

  02

  易受情感支配的良善捐助者

  与此同时,捐助者理性与辨别能力的缺乏也是导致信息不对称的原因所在。

  在“罗尔募捐事件”中,罗尔的女儿在罹患白血病后,他写下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文中提到女儿的医疗费用每天可达上万块,亲戚朋友为此忧虑不已,同时文中还描述了罗一笑患病前后的巨大反差,还配上了她面带微笑的照片。

  

  ▲引爆网络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

  在病痛面前,人们更容易产生移情,在这种情感支配下,求助者无比催泪的文字常常冲破人的有限理性而直接获得他人的信任。也因此,罗尔的文章可以立刻引爆网络,唤起网友的关注与同情,巨额的善款也从四面八方涌向罗家的账户。

  “人对环境的计算能力和认知能力有限,不可能做到无所不知”,网络的开放性和虚拟性让这种“未知”变得更加难以掌控。捐助者很难在掌握众筹发起者更多信息的情况下,跨越信息鸿沟,做出更为准确的判断,支撑其行使善举的往往是个人意识中的慈善理念。

  面对这种状况,那些所谓呼吁捐助者要保持理性的言论显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难以避免的主观情感因素也成为“诈捐”、“骗捐”行为经常滋生的温床。

  更为可恨的是,围绕平台的漏洞和人们情感的弱点,竟然有不法分子在某些购物网站上推出“求助文案代写”、“病历、检查单代办”等业务。这些商家将其做成产业,为一些企图通过网络公益众筹平台非法获利的人充当帮凶。

  

  ▲某电商平台上“求助文案代写”、“病历、检查单代办”的购买界面

  03

  利己心理作祟下的情感代偿

  无论是这次“募捐女子被曝炫富”事件,还是之前罗尔、吴鹤臣妻子等人的行为,人们口诛笔伐的主要矛盾点在于“求助者”在家境比较殷实的情况为何还会选择众筹方式获得医疗费。

  从吴鹤臣妻子的辩词中我们可以窥见这类人的心理:

  

  在吴的妻子看来,尽管他们在北京有两套房,还有一辆车,但出于各种原因无论如何也不能卖掉这些给吴鹤臣换来医药费,只能选择众筹这条路。

  这样的行为其实就是不想因看病花钱去降低自家的生活水平,反而用众筹的方式花别人的钱,看自己的病。这已超出了网络公益众筹平台“适用于已患病且经济困难人群”的原则,当事人自私自利的嘴脸令人不齿。

  诸多“骗捐”案例的募捐者都可以称之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最典型的特征就是通过高智商和对社会深刻的理解,来有计划地进行表演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生活水平还不算糟糕的“求助者”在“水滴筹”等平台上表演出一副家境困难、走投无路的样子,利用对平台缺陷和救助人善心的洞察,完成了一次又一次“骗捐”行为。

  知著君认为,这类行为之所以产生,是源于利己心理作祟下的情感代偿

  情感代偿是指自觉或盲目地使用某些行为手段使一部分缺失得以满足的行为过程。随着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与生活节奏的加快,大家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情感代偿也多以盲目的状态出现。

  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在寻求代偿过程中,因利己心理而不断膨胀的个人欲望。

  从“募捐女子被曝炫富”事件来看,客观而言,她家有豪车,出国买买买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家庭条件相对优渥。但该女子出于情感代偿心理,主观上会认为,医疗费用支出属于生活中的额外支出,不应由自己及其家庭承担。

  

  ▲萧山“骗捐”女子的炫富微博

  于是在公益众筹平台上发起募捐,用他人的善款便可填补由看病、吃药带给其的资金空缺或心理失衡。尽管这样的欺骗性行为担负着被人识破的风险,但由情感代偿带来的满足感却仍让人难以抗拒。

  无论其“骗捐”的出发点是为了获得钱,还是为了满足心理层次的某种欲望,都体现出“异化”后的情感代偿带给人的心理极具破坏性的一面。

  情感代偿心态值得人们关注,满足一己私利的“骗捐”行为令人警惕。尽管该“骗捐”女子已将收到的8000多元筹款退还给各位捐助者,但其行为对网络公益众筹的不良影响已很难挽回。

  

  如果人们的爱心一再被透支,那么人与人之间必将会出现信任危机,演绎出一幕当代社会“狼来了”的悲剧,使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难以得到社会的及时援助。

  

  04

  结 语

  知著君认为,让最需要的人优先享受到帮助,才是对善意最合理的分配方式。

  可我们应该意识到,爱心资源跟大部分社会资源一样都是有限的,恶意消费他人善意无异是一种浪费资源的自私行为。

  面对屡屡出现的“欺骗性募捐”,公益众筹平台应加强把关力度,莫让所谓的审核成为摆设;国家还应加强立法,在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填补在网络平台众筹募捐方面相关法条的空白。

  

  网络上有一句比较流行:

  

  善良偶受伤害,也许只是阵痛。但若是整个社会风气,已经容不得善良施行,世界就会冷得一片荒凉。

  

  很庆幸我们的社会还没有沦落到不容善良施行的境地。虽然我们的爱心有时会被一些人利用、消费,使个人的利益受到侵害,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从而放弃对于公益的支持与践行。

  尽管弥合之前所造成的信任危机任重而道远,但提倡爱心与奉献必定是社会思想的主流。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知著网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官方平台

头像

知著网

中国网络视频研究中心官方平台

720

篇文章

6373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
2018 年刘伯温天机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