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人说:世上最好的咖啡来自这儿...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家咖啡馆,以“那不勒斯”冠名,哪怕是和文艺没有关系,我也执意要介绍,

  因为,意大利的那不勒斯

  (N a p l e s , 意文 N a p o l i),在世界上与咖啡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城市之中,绝对是后起之秀、独占鳌头的。

  更何况,这里介绍的“那不勒斯咖啡馆”当年是名正言顺的文艺咖啡馆呢!

  

  看看光顾这家咖啡馆的文艺界的名士,大家就可以知道它的品位了。当诗人和散文家 Léo Larguier 第一次走进这家咖啡馆、获悉了其历史之后,曾经臆想在此邂逅在他之前捷足先登的名家。他都想到了谁呢?他想到了:

  法国作家、文学评论家、社会活动家阿纳托尔· 法朗士(Anatole France),发展了“ 后现代”精神的著名文人莫里斯·巴雷斯 (Maurice Barrès),大雕塑家罗丹 (Auguste Rodin), 大画家莫奈 (Claude Monet), 大名鼎鼎的石版画先驱图卢兹·罗特列克 (Toulouse-Lautrec),大画家德加 (Degas)、皮萨罗 (Pissarro)和塞尚 (Paul Cézanne), 作家、法兰西学士院院士罗蒂 (Pierre Loti), 音乐大师德彪西 (Claude Debussy), 文艺批评家布尔热 (Paul Bourget), 等等。还有几十位文艺界人士,鉴于中国读者不太熟悉,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咖啡馆名人:拉热乃斯

  一家咖啡馆,往往有一个或几个标志性人物。那不勒斯咖啡馆有两个。一位是拉热乃斯 (Ernest La Jeunesse,1874-1917) 另一个是孟戴斯(Catulle Mendès,1841-1909)。

  

  法国作家拉热乃斯

  拉热乃斯是个早熟的才子。1896 年,他只有22 岁,就发表了一部讽世之作,名为 《Les Nuits,les ennuis et les mes de nos notoires comtemporains》 (夜,烦躁,同代名人的灵魂)。一炮走红。连社会党的领袖雷翁·布鲁姆都出来撰文赞扬,赞扬了拉热乃斯的深刻与辛辣。布鲁姆以调侃的口气写道,咱俩可否签订一个协议,从今而后,我把你说成是名人,你呢,在讥讽人与事的时候则把我排除在外。布鲁姆看人当然是入目三分的。他指出,拉热乃斯撰写此书并无恶意,他在写作过程中,内心里肯定是充满了欢乐的。

  此话不假。拉热乃斯生性幽默,能写会画,为多家报刊撰稿和作画,其中包括《白色杂志》和《费加罗报》他画的人物漫画极其传神,且又可爱,其中包括挺着大肚子孟戴斯。当时有一本著名的杂志,名为“ 奶油碟”(L’Assiette au beurre), 显然是以讽刺与幽默为宗旨的。1901 年10 月3 日这一期,是拉热乃斯一手筹划的,从头到尾揶揄了“大作家的poses”。Poses 即 pose 的多数。

  

  由拉热乃斯一手筹划的一期“奶油碟”杂志

  Pose 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汉化的词汇,发音为“泡斯”。外文的原意是照相前摆好姿势。引申义就是摆谱,矫揉造作。既然是多数的 pose, 那就是矫揉造作的百态了。可见拉热乃斯是多么喜欢讥讽与调侃。他是“美好时代”的文艺景观中一个活跃的人物。

  说他是“那不勒斯咖啡馆”的常客,那就说的太轻了。他是该店从一而终的“铁杆”。从他到巴黎开始,直至寿终正寝,《Napolitain》就是他的坚不可摧的阵地。在该店进门左拐的一号厅里,有一张他独家租下来的桌子,每天傍晚从5 点起,归他专用。在法国著名传记作家安德烈·比利 (André Billy)笔下,拉热乃斯是个自娱自乐、不与同类一般见识的人。

  比利说,“那不勒斯咖啡馆”也是一个斗狠之徒聚会的地方,但是,拉热乃斯是“此处唯一一个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人”。

  

  咖啡馆名人:孟戴斯

  该店的另一位标志性人物是孟戴斯,他和拉热乃斯构成了天生的一对。他们俩好在一起,也打在一起。缺了谁都不成戏。孟戴斯出身于一个原籍葡萄牙的犹太家庭。他本人出生在波尔多,国籍是法国。他是诗人,身材魁梧,肥胖,人说像一位“苏丹”,即古代阿拉伯国家或封地的首领。长得像,作风也像。那就是很霸气。当然不是恶霸,而是被称为“那不勒斯咖啡馆”顾客中的霸主。据史料记载,他和拉热乃斯没有一天晚上不吵架的。

  

  诗人孟戴斯

  他就爱夸夸其谈,谈他和法国诗人马拉美以及德国音乐家瓦格纳交往的旧事。他容不得别人顶嘴。而拉热乃斯蔫坏,心平气和地挑逗他生气,有时弄得他怒不可遏。诗人萨尔蒙有这样的记录:有好几个星期,拉热乃斯在“那不勒斯”呆不住,因为,孟戴斯见了就把他赶出去。他犯了什么罪?犯了不该拿雨果开玩笑的罪!

  他们的朋友指出,在这家店的文人常客中,真正的核心是孟戴斯,拉热乃斯只有在他的阴影下才能发光。以上这一个片段,反映了当年文艺咖啡馆中文人之间的关系,即意气用事的一面。如此,生活才是生动活泼的。怎么能设想大家都正襟危坐在那里谈论最严肃的问题呢?

  

  那不勒斯咖啡的好

  这家咖啡馆创始于1875 年,一直挺立到上个世纪60 年代末。它的全名是“那不勒斯城咖啡馆”。人们都嫌冗长,简称为 《Napolitain》,有的人干脆再把它简化为 《Napo》。

  

  意大利那不勒斯

  如果你想在谷歌上查阅一点该店资料,那是太难了,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一点击 Naples 或Napolitain 字样,铺天盖地而来的是咖啡,而不是“那不勒斯咖啡馆”。

  那不勒斯咖啡,盛名满天下。它的含义就是在那不勒斯做出来的咖啡。对此,举个简单的例子,读者就便于理解了。中国好多地方出瓷器,但是,当人们说这是景德镇瓷的时候,言下之意是说这是最好的了。当你走进那不勒斯一家咖啡馆,喝一杯最简单的浓缩咖啡(espresso),喝一杯卡布奇诺,喝一杯配上方块巧克力的咖啡时,那都叫那不勒斯咖啡。百度上有一个条目,题为“那不勒斯风味咖啡”。此文介绍说,这是一杯配上一片柠檬的浓咖啡,适合一大早喝,因此也叫黎明咖啡。这当然也是不错的了。

  对于那不勒斯人来说,喝咖啡简直就是一种祭仪。意大利人说,那不勒斯咖啡是意大利最好的,因此也就是世界最好的。法国的一位咖啡粉丝说,你不用满哪儿去找,最好的咖啡就在那不勒斯。如果你问那不勒斯人,你们这里的咖啡为什么这么好?他们不可能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有的人说,是不是水好啊?有的人说,可能火候掌握的好点吧?

  

  那不勒斯开了以“咖啡”会友的风气

  以愚见,意大利咖啡好就好在:小小一杯,既浓且香。美国人喝咖啡,几乎是一大玻璃杯,汤汁甚至是透明的,你说这还有什么喝头呢?

  在那不勒斯,站在柜台前喝一小杯传统咖啡,很便宜。当地人往往在仰脖的瞬间一饮而尽,引起外国人的好奇。细想想,这种喝法不仅有豪爽气,也更能品位咖啡的浓郁。中国的善饮二锅头者,不也是一口闷的吗?

  顺便说一句,那不勒斯的披萨饼据说也是意大利最好的。笔者曾在那里吃过,因为当时没有听到过这个说法,所以就没有刻意地品味,只记得看到烤饼炉里熊熊的火焰,煞是好看,如同北京烤鸭的挂炉。

  

  那不勒斯披萨

  中国人说“以茶代酒”或“茶禅一味”。这其中的一个含义是说茶是一个载体。在欧洲,咖啡也是一个载体,具体地说,是一个人文载体。那不勒斯不光是在炮制咖啡的技术上走在了前面,在把咖啡当作人文载体方面又走在了别人的前面。这个城市创造了“待饮咖啡”的模式。这个模式已经逐渐被欧洲其他城市接受和模仿了。待饮咖啡 的英文是coffee in suspense, 法文是 café enattente,即留待别人饮用的咖啡。

  顾客在一家咖啡馆消费,只喝了一杯咖啡,却付了两杯 (当然也可以更多)的钱。

  这第二杯是留给需要的人喝的,譬如流浪汉。特别在冬季,住在桥下的流浪汉,喝一杯这样的热咖啡,不光是暖了身子,也暖了心。

  ◢编排:miu

  ◢撰文:启洋

  ◢来源:《食尚亚洲》15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欧洲时报内参

欧洲时报1983年在巴黎创刊

头像

欧洲时报内参

欧洲时报1983年在巴黎创刊

7613

篇文章

9645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
2018 年刘伯温天机诗